用工成本增加,不少餐館服務員既當門迎,也要算賬,對服務員的要求會越來越高 本報記者 趙航 攝如今在西安的各類餐飲店吃飯,不知你是否留意到,年齡略大的服務員越來越多;“90”後的年輕服務員卻比較少,尤其是在街頭巷尾的小吃店,這種現象更明顯。今春用工高峰期,很多餐飲老闆也吐槽,現在年輕服務員越來越難招了。
  小吃街老闆放寬招聘條件服務員,三四十歲的都行
   日前,記者在西安市體育場北路的小吃一條街,採訪了12家小型餐飲店,服務員的平均年齡為26.3歲,其中有4家餐館的服務員平均年齡30歲以上。
   而12位餐飲店老闆都表示很難招到年輕服務員。老闆吳先生說:“以前店里的服務員都是年輕娃,現在年輕娃們只要有好點的地方,都不來這,覺得辛苦,環境又不好。現在我們都放寬條件了,三四十歲的都可以。”
   除了“不好招”,也有人“不敢招”。“現在有些不敢招年輕娃了,去年招了幾個,其中一個幹了兩個月領完工資就走了,都沒給我說。還有兩個幹了一年就再不來了。年年都得重新招人。”一家葫蘆頭店的老闆無奈地說。
  一口氣漲600元工資就為找到好服務員
   目前餐飲店服務員的薪資怎樣?記者隨機調查的12家餐飲店為服務員提供的平均工資在1896元,均為包吃包住。其中最高的一家川菜館給出了2400元至2600元,最低的每月1200元。
   今年開春,這12家餐飲店中,有10家都給服務員漲了工資,比去年平均漲了227元。其中有一家面館,去年開出每月1800元,但是招來的服務員沒乾幾個月就走了。今年,老闆一口氣加了600元,就希望能找到好服務員。“生意不好做,年輕人也很難留住。”一家冒菜店的老闆許先生說:“小店的運營成本越來越高,租金、菜價、用工成本都在漲,但生意不好,工資也不可能漲太多,同樣的工資年輕人更願意去輕鬆一點的超市、辦公樓工作。”
  “90後”服務員自白
   人物介紹:美美,女,1993年出生,西安人,酒店管理大專畢業,曾先後在3家不同類型的餐飲店當服務員,後改行做文員。
  學酒店管理畢業 多數從服務員做起
   “學酒店管理,最後大多乾的都是服務員。”這句話被當做段子流傳,但是像我們年級的數百名同學最後都沒有做酒店管理,很多人選擇了銷售。
   2010年暑假,我到曲江一家大眾餐飲酒店做了兩個月的包間服務員,一個月1200元,包吃包住,滿一年後交五險一金。在包間,骨碟、碗、筷子等餐具和桌子都得服務員清洗。規定下班時間是10點,但實際經常拖到凌晨才能走。
   2012年10月開始,我們的課程基本結束,當時在學校獃著沒什麼事,就申請出去打工。當時找到位於胡家廟的一家小冒菜店,是家新裝修的店,看起來比較衛生,就在那幹了2個多月,工資1500元,包吃包住。
   老闆是外地人,租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,除了老闆一家4口,七八個男女員工都擠在這個房子,我們4個女孩擠在一間不到十平方米的小卧室里,男員工住客廳,生活很不方便。
   每天的工作時間一般在13個小時,我們要輪流配菜、端盤子、擦桌子、打掃衛生。
  覺得當服務員沒前途 轉行做文職
   2013年3月,我從學校畢業,自己找到北大街的一家四星級酒店的西餐廳工作,那裡環境幽雅,工作也不是很累,轉正後每月1800元,每月休息6天,剛到酒店3天,就接受了統一培訓,主要教一些西餐服務禮儀。
   但只幹了一個星期,就因為家人的強烈反對離開了。他們覺得在酒店工作沒前途,不好找對象。奇怪的是,在那家酒店一起工作的女孩一有對象或結婚,都會辭職。獃的時間最長的服務員只有一年,其他的最多半年都走了,理由也都是覺得在餐飲業當服務員沒前途。
   去年4月初,經家人介紹,我在一家單位做起了行政助理,現在每月工資1800元。可以按時上下班,有雙休日。在酒店做服務員總覺得要低人一等,做行政助理沒有自卑感。我特別喜歡現在這份工作。
  “60、70後”服務員現狀
   人物介紹:孫喜麗,女,46歲,咸陽人,在西安一家火鍋店打工3年。
  沒年輕服務員利索 但吃得了苦
   3月27日,西安小南門裡一家熱鬧的火鍋店,46歲的孫喜麗在包間和大堂之間跑來跑去,一會兒給顧客添飲料,一會兒撤掉桌上的空盤,顧客一走就得趕緊把桌上收拾乾凈,一天工作12個小時很少能坐下來歇歇。
   孫喜麗是咸陽人,在這家火鍋店幹了3年多,主要是洗盤子、做潔廁員,今年店里招不來年輕服務員,就把她和幾位常年在後廚洗盤子的同齡人安排成服務員,他們多是60、70後。孫喜麗說,店里包吃包住,租的房子離店很近,每月工資2200元,自己省點花,就能給上大學的兒子每月提供1000多元的生活費,丈夫在外打工承擔兒子的學費。
   和年輕服務員一起工作有沒有壓力?“當然有了,畢竟做事沒有他們利索。”孫喜麗笑著說,一邊把桌上凌亂的食物剩渣一點點收集到盤子里,“不過沒辦法,娃娃們誰能在這裡獃長久?最多一年就走了。”
   這時,一位顧客誇起了她,“大姐還是勤快,一看杯子空了,立即就給我們續上飲料,年輕服務員有時喊半天都喊不來。我覺得服務員不一定非得找年輕的,只要服務好,‘大姐、大媽’也很好。”
   孫喜麗說,年長的服務員比較能吃苦,“我們都是過慣了苦日子的,天沒亮就去種地,忙了一年又一年,也掙不來多少錢,還是打工掙錢快。”
   孫喜麗負責一個包間和大堂一張桌子,除了忙碌,還得多留心,防止客人逃單。“上個禮拜,包間里一群客人吃完就走了,吃了200多元,最後罰我賠全款。”說到這裡,孫喜麗的眼眶濕潤了,“我那天一晚上都沒睡著……”不過那件事之後,她還是賣力地工作,每次一桌客人走了,幾位同齡姐妹也會幫她收拾。“只要店里願意留我,就先乾著唄。”孫喜麗說。
  專家觀點
  年輕人重職業規劃社會對餐飲業存偏見
   “目前西安的餐飲服務行業的確存在服務人員年齡趨大的現象,‘90’後年輕服務員難招,這種現象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明顯。”西安市人社局就業促進處處長王曉傑說。
   他認為,一些餐飲店的規模較小,如果要付出大量成本用於聘用人員,很難維持店面生意。同時,年輕人更註重一份工作對未來職業發展的影響,有自己的職業規劃,很多年輕人,特別是90後選擇工作的餘地比較大,有的雖然初中都沒畢業,但是更願意去超市等體面一些的地方,哪怕工資比服務員低。
   陝西烹飪餐飲行業協會副會長王喜慶認為,從餐飲行業的發展看,單純的服務人員越來越少將成為趨勢。隨著人口紅利在稀釋,用工成本不斷提高,服務人員將逐步一人多職,就像香港的店面,一個服務員既是門迎,也要開單、算賬,對服務員的要求會越來越高。
   對於服務員年齡趨大的現象,王喜慶認為,更深層次的原因是,全社會對餐飲業的關註、理解和支持程度低於其他行業,很多人對餐飲業存有偏見。
   “對於追求自我價值實現的年輕人來說,這個行業自然不會作為首選行業,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劇了行業的用工難度。”王喜慶說,同時,餐飲業房租、人員工資、原材料等各項成本增加,企業在人員工資和利潤之間往往選擇後者,加劇了這一矛盾。
   王曉傑認為,年長的服務員也有優勢,他們人生經歷比較豐富,對工作有耐心,懂得珍惜機會,有吃苦精神,比較能適應較為艱苦的餐飲服務工作。他認為企業應放寬招聘視野,多從用人需求和求職者綜合素質考量,不必過多限制年齡。 本報記者陳琳  (原標題:“小妹”為啥難招了)
創作者介紹

紫檀傢俱

an05anzqb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